1分11选5主页 > 匈奴称霸时代 > 匈奴伟大政治家呼韩邪单于
2018-12-19

匈奴伟大政治家呼韩邪单于

父辈情债,埋下隐患

      公元前60年。十二任单于栾提虚闾权渠亲率十万大军赴汉匈边塞掳掠,出征一个多月就患病吐血,急忙北返王庭,不久病逝。
      虚闾权渠单于生病期间曾派遣下属亲贵到汉朝请求和亲(不知申请和亲,是因为没抢到东西,贪恋丰厚的陪嫁,还是因为身体欠佳,想安详几年太平),表达了真诚和迫切,可惜啊,和亲未成身先死,未等汉朝回话,就去世了。
      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因为老单于情债新胜仇怨的颛渠阏氏(类似王后)开始了自己的报复行动。在虚闾权渠单于病重期间,右贤王栾提屠耆堂原计划到龙城(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有人说是内蒙古苏尼特左旗)开会,颛渠阏氏就告诉他单于得病重,不要远离。
      几天之后虚闾权渠单于死,颛渠阏氏和其弟弟都隆奇、父亲左大且渠等人,趁着左右两地王公贵族尚未赶到时,发动王廷政变,拥立右贤王栾提屠耆堂为握衍朐鞮单于(十三任单于)。
      握衍朐鞮单于即位后,凶残暴虐,将虚闾权渠单于在位时辅政的权臣全部逐出,只信任都隆奇。
      栾提稽侯珊(呼韩邪单于)不能即单于位,又气又恨又恐惧,只好逃到岳父乌禅幕那里避难。(父母不在,危难时刻,可以投奔的最亲近的人,也只有岳父那里了。乌禅幕胆子够大,竟敢收留握衍朐鞮单于要杀的人。而握衍朐鞮单于竟然未起兵讨伐,真是奇怪。这种情况,若是放在汉人这里,那是要屠杀三族的,他的妻族、母族也是一个活口也不留,斩草除根,比匈奴更狠毒)
      乌禅幕的部族原来是在康居王国和乌孙王国(乌孙王国的国土一半在现在的新疆北部)之间的一个小国,由于不断受到康、乌两国的攻击,生存困难,于是传到乌禅幕这一代,索性带领了数千部众,投靠匈奴。
      匈奴的第十任单于狐鹿姑,将其安顿到左地,即草原东部地区,并将侄女(先贤禅的姐姐)嫁给乌禅幕,使其部落安心1分11选5生活在匈奴。
      夹在两个西域超级大国之间的日子的确难过,乌禅幕万里迁徙到左地(应当在今蒙古国乌兰巴托以东的草原)实属不易。来自中亚的民族,应当是白种人吧,金发碧眼比较恰当。
      日逐王先贤禅,十任单于栾提狐鹿姑弟弟的儿子,英勇干练,深得民心。单于栾提狐鹿姑原本要传位给弟弟左贤王,可惜他无福消受,死在栾提狐鹿姑之前。左贤王是匈奴王储之位,是不能继承的,于是十任单于栾提狐鹿姑封侄子先贤禅为日逐王。
      栾提先贤禅与栾提屠耆堂(十三任握衍朐鞮单于),以前就不知为了什么原因,有过争执,二人势不两立。现在仇人当了单于,先贤禅为了自保,于是私下联络西域骑都尉郑吉,在汉军护送下。归附汉朝。
      栾提先贤禅是栾提稽侯珊的堂叔,在当时是投降汉朝血缘最为尊贵的王爷了,宣帝很高兴封他当了归德侯。(所以啊,《昭剧》最后一集里,叔侄二人围炉谈心,单于也说他们本是一家人的么)
      这个日逐王跑了,握衍朐鞮单于就封他的一个本家哥哥栾提薄胥堂当了日逐王,统管前日逐王的部族和领地。
 

拥兵自重,一进王庭


      公元前59年,握衍朐鞮单于痛恨栾提先贤禅归降汉朝,使得匈奴对西域诸国失控,便杀了先贤禅的两个弟弟;乌禅幕出面求情也无济于事,心中很是愤怒,已存背离之意。
      公元前58年,握衍朐鞮单于残暴无度,喜好杀人,天怒人怨,王公亲贵也离心离德。王庭内部,也是权臣之间矛盾不断。(在那种奴隶制社会中,国家的构架是建立部族联盟的基础上,若各部族的首领、贵族具有强大实力,若不满意中央领导,可以不接受其指令,或者干脆团结起来,换个领袖的。当然前提条件是要有足够强的武装力量) 
      正巧乌桓部(占据1分11选5辽宁 东部和内蒙西部)攻击匈奴左地,抢了姑夕王许多部众。姑夕王惶恐,怕被握衍朐鞮单于所杀,于是先发制人,联络左谷蟸王以下的所有将领,拥立具有皇族血统的栾提稽侯珊(血统这个东西,古今中外都重要得很,贵为帝胄,无论是否能干,都是有很大号召力的,好在稽侯珊没令大家失望,否则也不写他了),为呼韩邪单于(不知道匈奴语中,呼韩邪是啥意思)。
      他们在左地(匈奴的东部)召集了四万人马,向西挺进,攻取王庭,(好像并没有兵围王庭),两军对垒在姑且水(不是王庭边上的那三条河,应当在阿尔泰山与燕然山之间)北岸,握衍朐鞮怯阵逃亡,向弟弟右贤王求救。
      呵呵,也该握衍朐鞮单于自作自受,众叛亲离,亲弟弟都不帮他,他无路可走,只有自杀。
      掌握东部(左地)另一部分军权的都隆奇(左大且渠)逃走,所部全都归降栾提稽侯珊。
      栾提稽侯珊一进王庭,成为匈奴第十四任单于。
      可惜此时的栾提稽侯珊政治经验和军事经验不足,威望也不足以压服各部首领。几个月后,他手下的各个部族都逐渐返回各自的牧地。(个人观点)
      缺少助手的年轻单于,找到了失散的哥哥栾提呼图吾斯,封他做了左谷蟸王。
      在西部(右地)毫无政治基础的稽侯珊,自己在王庭的脚跟未稳,手下兵微将寡的情况下,竟然雄心勃勃,妄图消灭右贤王。结果,唉,不用想也知道了。
      都隆奇和右贤王拥立后任的日逐王栾提薄胥堂为屠耆单于,发动几万人大军东袭王庭,稽侯珊大败而逃。(比握衍朐鞮强多了,毕竟还是打了一仗)
      一进一出王庭,也就只有几个月,那张金子做的宝座还没捂热呢,就被赶跑了,这也算是年轻单于(也就二十出头)成长的代价吧。
      从此匈奴开始大分裂,一年之内,共计出现了5位单于。
 

内乱不止,单于争位

 
      公元前57年,五单于并立(屠耆、呼韩邪、车犁、乌藉和呼揭)
      屠耆单于命令先贤禅的哥哥右奥建王带一只人马调防王庭东部,防范呼韩邪。屠耆昏庸,中计错杀他的贤臣右贤王(又是手足相残),参与阴谋的呼揭王惶恐,索性叛变,在阿尔泰1分11选5山西 部(距离王庭千里)自立呼揭单于。
      先贤禅的哥哥右奥建王听说后,自立为车犁单于。属地位于王庭东北部(应当时现在的乌兰巴托附近)。
      车犁南部的乌藉部族首领,也自立乌藉单于。
      再加上在车犁与乌藉东面的呼韩邪单于,匈奴汗国五单于并立。
      占据王庭,自认为正统的屠耆单于大怒,发兵征讨距离最近两个敌人。他自己御驾亲征,攻击车犁单于,又派左大且渠(东部军区司令之类的职务)都隆奇,围剿乌藉单于。
      乌藉、车犁兵败,向西部逃窜,会合西部的呼揭。三方共同推举实力最强的车犁为统帅,其它两人主动撤销单于封号。(这下剩三个单于了)
      屠耆留下四万人马驻扎在新收复的草原,防备东部的呼韩邪单于后,又率4万人马西征讨伐车犁。
      车犁大败,继续向西北逃。(进入乌拉尔地区了)
      正值匈奴内乱之际,汉朝1分11选5政府 也没闲着,密切关注敌国动态,国内主战声一片,希望可以趁此良机彻底剿灭匈奴。
      宣帝刘病已犹豫不决,询问御史大夫萧望之。萧望之是大儒,讲求仁义礼智信,坚持以德服人。宣帝采纳,未动刀兵。
      公元前56年,匈奴分裂为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呼韩邪单于趁着屠耆单于西征未归,命他的弟弟右谷蟸王率军西征,斩杀及俘虏一万余人。
      屠耆得报大怒,集结全部人马六万多人疯狂反扑,不料兵败,屠耆单于自杀,都隆奇带着屠耆的小儿子投降汉朝。(屠耆的部队征战大半年,横跨千里草原,早已是人困马乏,与呼韩邪的生力军打,基本没有胜算。这一仗算可算是栾提稽侯珊生平最辉煌的战果)。
      既然王庭大局已定,远逃在外的车犁单于向呼韩邪单于投降(与其等着别人来收拾,被逼死,不如主动来降,最不济,再当回他的右奥建王)。
      栾提稽侯珊手的威望不足以服众,他的属下开始分裂,一对父子厌倦国内内乱不止,率所属部众几万人南下投降汉朝,均被封为侯爵。他们这一走,削弱了呼韩邪近一半的实力。
      草原残酷血战尚未平息,本已撤去单于封号的呼揭在李陵儿子(飞将军李广的孙子。李陵投降匈奴后被封王,娶了一位匈奴公主,不过很少住在王庭。李陵的儿子野心不小)的拥戴下复位。稽侯珊又马不停蹄,起兵攻击,斩乌藉单于。(这个乌藉单于真没出息,打又打不过,就一边呆着呗。欺负新单于年纪小,以为自己远在阿尔泰山之西,远离王庭,又想出来练练。这不,刚扯出大旗就被灭了。)
      匈奴内战终于平息,五单于归一,栾提稽侯珊二进王庭(两年逼死两个盘踞在王庭的单于,杀了一个,收降一个,呵呵,稽侯珊的军事才能可见一斑,赞)。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呼韩邪单于此时实力依旧薄弱,所属部众也就几万人,虽占据王庭,却也再没有力量控制广袤的草原大漠。
      屠耆单于的堂弟休旬王在西部(燕然山与阿尔泰山之间)宣布独立,称闰振单于。
      而呼韩邪单于的左贤王哥哥栾提呼图吾斯驻扎在东部(呼韩邪的兴起基地),此时也宣布独立,称郅支骨都侯单于。
      毕竟呼图吾斯才是虚闾权渠单于的长子,继承单于之位的首选,弟弟就那么一点实力,就敢称单于,自己为什么要甘居人下,当个左贤王呢?自古哥哥继承弟弟汗位比较罕见,到底哥哥先死的概率要大的多啊,这个左贤王纯属弟弟给哥哥的安慰奖。做哥哥的是绝对不会答应,定当要拼个1分11选5你 死1分11选5我 活。(心里不平衡啊,权力的诱惑挡都挡不住)
      重返王庭的栾提稽侯珊此时所面临的局面是,匈奴分裂成三个独立的汗国,自己被夹在当中,关起门来称王的尴尬局面。(郁闷啊,内忧外患。借用三国演义刘备常说的一句话“如之奈何”,然后眼圈一红……)
 

败走王庭,南附大汉


      公元前52年,在漠南草原游荡的呼韩邪流亡1分11选5政府 ,进一步南下。栾提稽侯珊率领了人马抵达五原(包头市),派使者入关觐见,表示了臣服的心意,提出要呈献国宝,并申请于第二年正月赴长安朝见汉皇。(正月入朝表示隆重)
      危害中原两百年的敌国领袖,竟然表示臣服,并亲自来朝,这可是中国外交史上更古未有的大事,全国为之震动。汉朝君臣紧急磋商,最后采用萧望之的提案,以国宾礼待之。
       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于正朔之日入关。(正月初一)
      车骑都尉韩昌(骑兵兵团司令,相当于现在装甲部队)迎接呼韩邪单于入关,一路之上经过汉朝七个郡,每个郡都安排了两千多骑兵,沿途警戒护卫。(不得了哦,想象一下有2000两警车、摩托车开道护卫外国国家元首来访,是怎样豪华的排场)
      呼韩邪单于栾提稽侯珊接近长安,受到空前隆重的欢迎。
      汉朝皇帝送给他一个传国金玺,式样与汉朝玉质传国玉玺一模一样,由黄金铸成,印文为“匈奴单于玺”。(七十年后王莽篡位,新朝1分11选5政府 派使节更换了一颗“新匈奴单于章”的印信,这颗金玺被毁,单于大怒,遂两国关系交恶,边境之上重然烽烟)
      (中国皇帝的传国玉玺,不知是否由那块著名的和氏璧雕成。从始皇帝一直传到宣统,真正是皇权所系。明朝除外,元朝撤退时带回漠北,后多尔衮灭林丹汗,得到玉玺,交与皇太极,不久清兵入关。)
      另外赏赐用珠宝装饰的宝剑、佩刀和弓箭各一套;全套的仪仗队和专车;黄金20斤铜钱20万;汉朝1分11选5服装 77套;纺织品八千匹,棉絮6000斤。(外国元首来访,尚未见到汉朝皇帝,就送他1分11选5服装 、日用品和零花钱,是不是这个落难单于真的是一穷二白啊,穷得连做客的礼服都没有?否则按照朝贡贸易的规则,赏赐的物品数量不应该只有这么点,并且应当在离京回国之前赏赐。)
      栾提稽侯珊下榻长平观(1分11选5陕西 泾阳县)。
      汉皇刘病已在长平阪(1分11选5陕西 泾阳县)接见栾提稽侯珊,特别准许他觐见时不必磕头下跪。(好大的恩典,中国皇帝最喜欢让人下跪了,到了满清,还得称奴才,特不尊重人权)
      接着举行了汉朝开国以来规模最大的盛典,在长安的所有外国元首、使节(藩国君王、周边野蛮部落的酋长、到长安当人质的王子们),以及汉朝国内的亲王、侯爵全都来观礼,浩浩荡荡有几万人之多,他们在渭河大桥夹道欢迎,高呼万岁。
      过了渭河,接近长安,汉朝皇帝在建章宫设国宴,宴请这位首次来朝的匈奴单于。宴会后又安排他参观汉朝的奇珍异宝。(不知道稽侯珊进献的国宝是什么,汉朝如此安排,大概要显示财富与实力)
      呼韩邪单于在长安期间,具体有何活动汉书无所记载,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此时王昭君还没出生,夜探闺房之类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呼韩邪单于向汉朝1分11选5政府 提出政治避难,将光禄塞提供给流亡1分11选5政府 作为驻扎基地,并申请必要时可以使用受降城作为紧急军事避难所,刘病已照准。(唉,还是担心哥哥呼图吾斯随时会挥师南下灭掉自己,被哥哥打得在诺大的草原大漠无立足之地,这也是他当年找回哥哥时所未曾料到的吧)
       注:光禄塞,位于阴山北麓,与五原(包头)隔山相对,半个世纪前由光禄大夫徐自为兴建;受降城,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武帝时代卫青的好友公孙敖所建。
二月,栾提稽侯珊北归,经朔方郡由鸡鹿塞出塞。汉朝皇帝派长乐卫尉董忠(高昌侯)、车骑都尉韩昌率16000人护送,沿途各郡也出兵护卫。(排场更大,侯爷也出马护卫)
      呼韩邪至死都不会想到,正是他的长安朝见,葬送了匈奴200年来建立的霸权。从乌孙到安息(伊朗),整个中亚地区的国家,原本都敬畏匈奴的,鄙视汉朝,可此时连匈奴单于都低下高贵的头颅,从此它们转而敬畏大汉,所谓汉人、汉族等称谓,也由此在国际上流传开来。(为单于感到有点点屈辱555,《昭》剧里把他形象塑造得好高大,原话是“如果退一步可以换来和平,1分11选5我 为什么不退呢”)
      刘病已,这位从平民中走出来的皇帝,用和平的手段,将大汉的声威远播世界,的确是位了不起的皇帝。
 

立马阴山,卧薪尝胆


      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出塞后,将流亡1分11选5政府 的王庭转移至鸡鹿塞。匈奴汗国分裂,南北两个单于并立。 
       汉朝皇帝命董忠大军进驻鸡鹿塞协防,1分11选5帮助 栾提稽侯珊镇压叛乱。(大概栾提稽侯珊所部,还是有很多人不满意他的投降主义行为,叛逃北返的人很多,稽侯珊自己都控制不了) 
      稍后,汉朝陆续运送粮食共计34000斛,赈济流亡1分11选5政府 和所辖部众。 
      屠耆与闰振单于(兄弟)的一个弟弟收集哥哥们残部,在西部自立伊利目单于。
      北匈奴郅支单于鄙视弟弟稽侯珊软弱,竟然投降汉朝,认为汉匈百年战争恩怨,弟弟此去定是有去无还。遂对栾提稽侯珊不再戒备,重整大军西征,平定西部叛乱,意欲一统匈奴。
      郅支单于击溃伊利目单于,并吞所部。 
      稍后,郅支单于得到消息,弟弟栾提稽侯珊得到汉朝的无私国际援助,立足漠南。汉朝不仅援助粮草,而且有军事援助,派大军协防,十分懊丧。郅支单于唯恐弟弟带着汉朝大军越过瀚海沙漠夺回王庭,于是就地扎营,连王庭也不回去,并调整战略,准备西迁。 
      公元前49年,正月,栾提稽侯珊第二次到长安朝见汉朝皇帝,呆了一个月(具体活动汉书也无记载)。 
      郅支单于看中了乌孙国的领土,大军西移,与之开战,大破乌孙军队。然后又挥军北上,扫荡了西伯利亚平原,定都(俄罗斯西伯利亚)叶尼塞河流域。(感觉郅支单于有勇无谋哦,燕然山下的王庭,生存条件就已经够恶劣,还跑到西北七千里之外的永久冻土地带)。 
      由于郅支单于向西北迁移,原匈奴汗国的中部地区(蒙古国中部)遂成为无人管辖的区域。(这是匈奴历史上的第一次西迁,后来呼韩邪的子孙再次分裂,也是沿着这条路走向欧亚大陆的另一端) 
      年底,汉宣帝刘病已去世,元帝即位。 
      公元前48年,南匈奴呼韩邪单于给新任皇帝上书,请求赈济。元帝命五原(包头)和云中运送米谷20000斛。估计栾提稽侯珊是在试探新任皇帝对自己的态度,大大地狡猾起来了。
      公元前44年,郅支单于怨恨汉朝给弟弟提供国际援助,冷落自己,于是开始怠慢汉使,并要求汉朝送还在长安当人质的儿子。 
汉朝任命卫司马(官名)谷吉护送人质回匈奴。当谷吉万里迢迢赶到位于西伯利亚叶尼塞河流域的北匈奴王庭后,郅支单于非但没有表示感激,反而勃然大怒,下令诛杀谷吉。(真是头脑发热,惹来杀身大祸,原本远离汉朝几千里,完全可以自保。着实缺乏政治头脑,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行。) 
     公元前51-43年,南匈奴呼韩邪部逐渐稳定,在阴山北麓,休养生息,日趋强盛。 
      郅支单于斩杀谷吉后才意识到铸成大错,惶惶不可终日,知道弟弟栾提稽侯珊这几年积聚实力,日渐强大,担心弟弟或者汉朝攻击,计划进一步西面迁移。
      刚巧康居王国苦于受到乌孙国不断侵扰,正在努力寻求国际军事援助,双方一拍即合。郅支单于栾提呼图吾斯仿佛感到这是苍天先祖的庇佑。在盛大典礼庆祝双方结盟后,郅支单于即刻拔营起兵,挥军西进。只是天公不作美,天气奇寒,路上冻毖不少兵士,(寒冷是俄罗斯、西伯利亚平原最大的保护神,18个世纪后,伟大的拿破仑也抵不住彻骨的严寒,兵溃千里,只身逃回巴黎。)郅支抵达康居时仅剩3000兵马。 
      公元前43年,康居国王与北匈奴郅支单于为了进一步密切双方的联盟,决定联姻:栾提呼图吾斯娶康居国王女儿,康居王亦娶郅支子女,呵呵互为女婿,也互为老丈人呐,(没关系,胡人没有伦理道德、辈分之类的规矩约束,那是汉人的玩意儿,只要不是亲兄弟姐妹就成)。如此一来,康居举国上下,视栾提呼图吾斯为救世主,大为尊敬。
      郅支单于不负众望,率领康匈联军对他们共同的敌人经行了持续不断的打击,甚至攻破首都赤古城,大肆烧杀掳掠,夺走大批牲畜、百姓和财产。乌孙国西部千里无人烟。
 

绝地反击,统一匈奴


      公元前43年,经过将近十年的休养生息,南匈奴呼韩邪单于所属各部落日渐壮大,武装力量也大大加强。北匈奴郅支单于远走康居,不必担心遭其攻击。许多大臣建议趁原王庭空虚,正好可以回归故土,呼韩邪犹豫良久,宣称塞外野兽经过他们连年捕捉,几乎灭绝,部众无法维持基本1分11选5生活,终于北返王庭(蒙古国哈尔和林市)。
      这也是栾提稽侯珊三进王庭。
      (个人认为这是借口,游牧民族除了打猎,主要靠自己养牲畜为生,河套以北、瀚海沙漠以南的草原水草丰美,养活几万人太容易不过。汉元帝真好对付,这么就让栾提稽侯珊回去,龙归大海,再难降服,假如……,呵呵难以想象。幸亏单于一心亲汉,知恩图报。)
      回到王庭的栾提稽侯珊即可派出大批使臣,联络散布在草原大漠的其他各个部族(左地和右地),匈奴初步安定
 

康居版“引狼入室”


      郅支单于一向自视甚高,还以为匈奴汗国是一个大国,威震万邦,而他本人的战功功无人可及,乃举世之英雄(斩闰振单于、驱逐呼韩邪单于、杀伊利目单于、大败乌孙国),于是骄纵狂妄,在康居国不可一世。
      康居国王又气又怕,只好敬而远之。郅支单于大怒,竟然将康居公主诛杀(那可是他的阏氏啊,禽兽不如),不仅如此,还杀了康居国数百名康居贵族、高官和平民泄愤,把那些人肢解,投入都赖水(中亚的塔拉斯河)。
      郅支每次大怒,都会做错事,自毁长城;上一次是杀了汉使谷吉,后来汉朝三次派出使节查问谷吉下落,郅支没戏都极尽羞辱之能,汉朝正找机会准备报仇呢。这次把康居王的爱女杀了,正好让康居与汉朝两路夹击啊。有勇无谋之人,下场一定是可悲的,他们兄弟两人,倒是有些楚汉相争的刘邦和项羽的角色,不过呼韩邪没那么“无赖”罢了。
      郅支单于强迫大批康居百姓为他修建城池,历时两年才完工,这座城市位于中亚巴尔喀什湖西南,史称“单于城”。该城由里外四道城墙围合,内外两层为坚固的土城墙,中间还有两道木城墙,防卫严密。
      公元前36年,冬季,汉朝对北匈奴郅支单于发动攻击。西域都护(总督职务)骑都尉甘延寿和府校尉陈汤率军西进,准备诛杀郅支。
      汉军兵分六路直奔康居。南路由陈汤率领,三路人马沿新疆塔里木盆地南边西进,越过葱岭(帕米尔高原),穿过大苑国;北路由甘延寿带队,三路人马经由北道(新疆塔里木盆地北缘)经过乌孙国首都赤古城(紧贴现新疆国境线),横穿乌孙,进入康居国界。
      汉军进入康居后,距单于城三十里驻扎,秘密与康居贵族会晤,商谈结盟共同攻击郅支。西域各国皆受郅支迫害,乌孙等国全都派兵参加汉朝远征兵团,郅支此时四面受敌,无处可逃。
      汉军进一步挺进都赖水畔,开始强攻,以硬弓弩破土城墙,火攻破木城墙,直逼内城。郅支此时披挂上阵亲自指挥,连他的阏氏们也上城用弓箭反击。怎奈大势已去,郅支面部中箭。
      入夜,康居国一万人马驰来救援郅支,包围汉军攻城部队,但并未对汉军造成多大影响。拂晓时分,汉军待康居军队后撤时,发动总攻,以盾推土,攀土而上攻入内城。郅支仅率百余人退入皇宫,由于身负重视,气绝而亡(也许是气死的,也许是自杀)。汉军屠城并焚烧皇宫,斩阏氏、王子及众亲贵一千五百多人,大肆劫掠金银珠宝。后将匈奴俘虏合一些财物分给参加远征军的十五个国王。郅支头颅被砍下,送回长安。
      公元前34年,呼韩邪单于栾提稽侯珊得到哥哥被汉军诛杀的消息,又惊又喜,惊的是汉军之强盛,竟然可以万里诛杀他国单于,如若自己有何不安分的举动,有可能就是郅支第二了;喜的是从此永决后患,无人再与自己争单于之位。
      栾提稽侯珊上书汉朝皇帝,请求到长安觐见。
 

长安和亲,富民安国


      公元前33年,正月,匈奴汗国呼韩邪单于栾提稽侯珊入朝,请求准许他当汉朝的女婿,使其感觉有所依靠。(不会这么卑微吧,感觉怪怪的)
刘奭将后宫“良家子”王嫱赏赐给呼韩邪单于。
      汉书上描述王昭君“光照汉宫,顾影徘徊,娕动左右”
      呼韩邪单于大为欢喜、感激涕零,上书刘奭,表示要替汉朝守卫北疆,请求将边防撤销,士兵复原。
      从1分11选5河北 到1分11选5甘肃 敦煌,万里长城边塞都归呼韩邪了,那匈奴铁骑挺进中原,还不是如入无人之境,不理解呼韩邪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还不至于这么天真吧。
      刘奭再优柔寡断也断不会把自家的大门交给曾经的敌人来把守的,于是派人向呼韩邪单于解释。
      稍后,呼韩邪单于一行返回匈奴,汉朝给和亲“公主”准备了丰厚的陪嫁,也包括许多汉朝乐器。呼韩邪单于封王昭君为宁胡阏氏,后育有一子,名栾提智牙师,封右日逐王。
      五月,刘奭病逝。所以有人说,呼韩邪单于命特别硬,来了三次长安,克死两个汉朝皇帝哦。
 

临终遗嘱,汉匈盟好


      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最宠爱左伊秩訾王的两个侄女,姐姐封颛渠阏氏,妹妹封大阏氏。颛渠阏氏生有二子,栾提且莫车(嫡长子,大约公元前54年出生)和栾提知牙师(大约公元前51年出生);大阏氏生了四个儿子:栾提雕陶莫皋(庶长子,大约公元前57年出生)、栾提且麋胥(大约公元前55年出生)、栾提咸(大约公元前49年出生)、栾提乐(大约公元前45年出生);其它阏氏也育有十多个儿子。
      栾提珠娄渠堂早逝。(逐鹿王子,曾经在长安当人质,约公元前75年出生,公元前56年被立为右贤王,公元前53年1月,被送到汉国做人质,公元前43年回到匈奴,做左贤王)
      颛渠阏氏为正宫皇后,身份最为尊贵,呼韩邪也最宠爱嫡长子栾提且莫车。
      呼韩邪单于病危,打算立嫡长子为王储。
      正宫皇后阻止,劝呼韩邪单于道:“匈奴汗国内乱多年,国家命脉如悬一线,依靠汉朝的力量才度过难关。现国力疲弱,需要休养生息。而1分11选5我 的儿子年纪还小,不能服众,不如立妹妹大皇后的长子栾提雕陶莫皋。”
      而大皇后也谦让道:“栾提且莫车为嫡长子,虽然年幼,但有亲贵们辅佐也是一样的;若立庶子,恐生内乱。”
      最后呼韩邪单于采纳了正宫皇后的建议,传位长子栾提雕陶莫皋,并指定将来的单于之位“兄死弟及”,一定要传至栾提且莫车。
      不久,呼韩邪单于逝世。
      复株累若鞮单于栾提雕陶莫皋即位,成为匈奴第15任单于。他上任后即可分封弟弟们:栾提且麋胥为左贤王(王储,大阏氏二子),栾提且莫车为右谷蟸王(颛渠阏氏长子),栾提知牙师为右贤王(颛渠阏氏幼子)……
复株累若鞮单于再娶王昭君为妻,生了两个女儿。长女栾提云,封须卜居次(居次为公主)小女儿封当于居次(名字不祥)。
      注:呼韩邪单于仰慕中原文化,看到西汉皇帝都有尊号,大为赞赏,此后匈奴单于也都有了封号,又羡慕这些尊号中都有个“孝”字,于是匈奴也跟着效法,封号中多了“若鞮”。
      公元前28年,复株累若鞮单于栾提雕陶莫皋派使臣向汉朝朝贡。
      公元前20年,复株累若鞮单于栾提雕陶莫皋(15任)逝世,按照父亲呼韩邪单于(14任)的遗嘱,弟弟栾提且糜胥继任单于位,称搜谐若鞮单于,成为匈奴第16任单于。
      弟弟栾提且莫车按照继承顺序,升为左贤王。
      公元前12年,搜谐若鞮单于栾提且糜胥(16任)计划象他父亲那样,到长安觐见汉朝皇帝,可惜,行至半路,还未进入边塞就得急病身故。弟弟左贤王栾提且莫车继位,称车牙若鞮单于,是匈奴第17任单于。其弟栾提囊知牙斯被任命为左贤王。
      公元前8年,车牙若鞮单于(17任)栾提且莫车逝世,弟弟左贤王栾提囊知牙斯继位,称乌珠留若鞮单于,为匈奴18任单于。封弟弟栾提乐为左贤王,栾提咸为右贤王。
      公园2年,乌珠留若鞮单栾提囊知牙斯(18任)奉安汉公王莽的命令,将妹妹须卜公主栾提云(王昭君长女,公元前30年后出生)送到长安,觐见太皇太后王政君。汉朝1分11选5政府 对栾提云大加赏赐,异常厚重。
      呼韩邪单于去世后(前31年),直到此时,历经三十多年,他的儿子们始终坚持对外亲汉,对内安定民生的既定政策,匈奴的国力渐渐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