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11选5主页 > 罗马共和史 > 骚扰罗马共和国的辛布里人与条顿人
2019-01-24

骚扰罗马共和国的辛布里人与条顿人

      在朱古达战争之后,罗马共和国很快又迎来了新的危机。罗马正面临着汉尼拔之后的最大的威胁。
      野蛮人,其数量几乎与罗马帝国后期分散在欧洲南部的相当,正在阿尔卑斯上的北麓集结,准备蜂拥而入意大利。他们中间领头的两个部族,就是辛布里人和条顿人,前者可能是凯尔特人,后者则为日耳曼人。这些人到底来自于欧洲何处,则无人知晓。据说,他们光战士就多达三十万,另外还有大量的妇女和儿童。
      共和国派出去抵抗这些野蛮人的军队相继失败,一个军团接着一个军团的倒下,这使得罗马更加惶恐起来。公元前113年在诺利库姆第一次听到辛布里的名字,那时他们下山进入伊利里库姆,并且打败了帕皮里.加博指挥的罗马军队。然后继续向西进入瑞士,与提古林尼人还有阿姆布昂人会合。他们接着横扫整个高卢地区进行劫掠和蹂躏。罗马派出了一支又一支军队前往保卫这一片已经成为罗马行省的地区,可是均遭失败。公元前109年,执政官希拉努斯被辛布里人击败;公元前107年提古林尼人在日内瓦湖附近打败了马略的执政官同事隆吉努斯,执政官本人阵亡;之后不久斯考卢斯也战败,自己做了俘虏。但这还不是最大的损失。公元前105年,由执政官马克西穆斯与资深执政官卡皮欧率领的8万人的军队被野蛮人全歼,据说只有两个人从这场屠杀中逃了出来。
      接二连三的灾难让所有的政党都停止了争吵。罗马的每一个人都觉得马略是唯一能够拯救国家的人选。结果在他本人仍在非洲的情况下他再次当选执政官。前面1分11选51分11选5我 们 已经提过,马略于公元前104年1月1日也就是他第二任执政官任期的第一天凯旋,回到罗马。与此同时对罗马的最直接的威胁也稍稍缓解。野蛮人没有像预期的那样越过阿尔卑斯上冲入意大利,辛布里人去了西班牙,并在接下来的两三年的时间都在那里进行劫掠。马略立刻抓住这一宝贵的空隙训练新军队,让他们熟悉艰苦的环境。也很有可能就是在这个时期马略对罗马军队的体制进行了改革。虽然马略治军很严,对小的违反军纪的行为也处以重罚,他还是很受新兵们的拥戴。士兵们学会了以含蓄的方式对他们的将军表示信任,也非常喜欢他在处罚违纪的军官和士兵时严格而不偏不倚。
      因为敌人依然在西班牙很活跃,马略于公元前103年第三次当选执政官,第二年又与卡图鲁斯一起第四次当选。也正是在这一年,即公元前102年,他等待了很久的野蛮人终于来了。辛布里人从西班牙转回来,再次与条顿人联合在一起。马略首先在罗纳河边扎下营寨,大概在今日的阿尔勒附近。此时罗纳河的入海口几乎已经被泥沙堵死,马略于是动员士兵们开凿了一条连接罗纳河与地中海的运河,这样他就可以很容易地从海上得到给养供应。野蛮人这时也把兵力分开了。辛布里人向北到了阿尔卑斯山脚下,以便从东北部提洛尔翻越阿尔卑斯上由特伦托进入意大利;条顿人与阿姆布昂人则向马略扑来,意图通过尼斯、里维埃拉(蔚蓝海岸)、热那亚一线进入意大利。马略并没有立即与敌人接战,还是抓紧让士兵们熟悉野蛮人奇特而粗鲁的外表。野蛮人进攻马略的营寨,被击退后便转而向意大利前进了。他们的人数众多,据说花了六天的时间才从罗马人的营地旁全部通过。在他们走了一段距离之后马略立刻就尾随上了他们。就这样,野蛮人在前,马略在后,两支军队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了几天。最后到了艾克斯附近的时候终于进行了决战。马略事先在野蛮人的背后埋伏了3000精兵,这些人在野蛮人开始退却时杀了出来,野蛮人受到前后夹击,再加上天气酷热,很快他们的战线就崩溃了。随之而来的大屠杀惨绝人寰,那些侥幸逃出的人选择了自杀,他们的妻儿也步其后尘。战役结束后,马略正指挥大家将破损的武器堆在一起,准备做为祭品献给神明,这时有快马飞驰而来,原来是他第五次当选执政官了。
      辛不里人这时已经强行攻入意大利。马略的同事,另一位执政官卡图鲁斯在拼死守卫着提洛尔山谷。他本来已经在阿迪杰河占据了有利位置,可是野蛮人逼近时他的士兵们被吓坏了,这使得他不得不退过了波河,将整个富饶的伦巴第平原都留给了野蛮人。马略因此应召返回罗马,元老院提议为他战胜条顿人而举行凯旋式。可辛布里人还在意大利,马略拒绝了元老院的建议,动身前去与此时以资深执政官身份指挥军队的卡图鲁斯会合。此时是公元前101年。执政官与资深执政官的联军立刻渡过波河,开始搜寻辛布里人。而此时辛布里人正在米兰的西部靠近韦尔切利的地方寻找条顿人,因为他们还没有听到条顿人被消灭的消息。辛布里人最后遭遇了与条顿人同样的命运,整个民族都被毁灭了,他们中间的女人,也和条顿女人一样,全部都自杀了。马略成为了整个国家的救星,他的名字在酒席宴会上与众神的名字并列,他还得到了罗马第三缔造者的称号。并且,在他的许可下,他与卡图鲁斯共同举行了盛大的凯旋式。
      在马略正在进行他一系列的辉煌战役的同时,西西里岛则陷入了第二次奴隶起义的恐怖之中。起义在岛的东部爆发,奴隶们推举占卜师出身的萨尔维做他们的王。他展现了超人的能力,在很短的时间就召集起一支由两万步兵和两千骑兵组成的军队。他先击败了罗马军队,然后就真的摆起王室的派头来,他为自己取了一个叫特里丰的姓,而这本来是从前叙利亚的一个篡位者的。萨尔维的胜利引发岛的东部也发生起义,奴隶们推举一个叫雅典尼昂的吉里启亚人为领袖,后来他们加入了特里丰的队伍,接受特里丰的指挥。特里丰死后雅典尼昂继续为王。公元前101年,在起义军的势力已经变得非常强大的情形之下,元老院派遣马尼乌斯.阿基利乌斯进入西西里。阿基利乌斯成功地镇压了起义军,并且亲手将雅典尼昂杀死。起义军的幸存者们被送去罗马,强迫与野兽角斗。但他们不屑于娱乐这些压迫者们,在角斗场他们一个个互相之间亲手将同伴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