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11选5主页 > 唐朝历史 > 初唐争霸之农民反王窦建德
2019-01-10

初唐争霸之农民反王窦建德

      窦建德也是个有点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家世代为农民,最后他竟然只凭着热心助人树立了很高的威信,以至于他父亲死的时候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竟达到了一千多人。
      窦建德的起义是被人牵连的,但也可以说是自找。他为刺杀县令的孙安祖出主意,让他聚人观时变,说穿了,就是煽动造反。可窦建德竟然没跟着一起起义,那么,就别怪官府不客气了,于是他的全家都被杀掉。窦建德索性也投到了起义的队伍,他投奔了高士达。业十二年,高士达不听窦建德劝告,出兵与杨义臣决战,最后兵败阵亡,于是窦建德便成了起义军的首领。好在杨义臣被杨广先行干掉,所以窦建德不必担心成为高士达第二,从而可以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了。
窦建德
      窦建德可以说是在逆境发展壮的。就在他称长乐王的那年,薛世雄奉命讨伐李密,路上顺便讨伐其他起义军。七月,在七里进之地,窦建德亲率敢死士二百八十人做先锋要突袭讨伐军时,在还差一里的地方,天居然要亮了。突袭是突不成了,窦建德只得准备投降。可忽然天降雾——如果最终得天下的是窦建德,那么这件事一定会成为一件证明窦建德是真命天子的事而被肆传扬,于是突袭照常进行,结果把薛世雄打得只有他自己得以脱身。
      隋炀帝死后,窦建德赦免了投降的王琮,一时间很得人心。十一月,窦建德这里也发生了灵异事件,五只鸟率领万只鸟聚集在他的宫——这件事做假的可能性不高,毕竟谁也没法指挥一群鸟来朝拜。不过也许就只是一群鸟无意飞到了他的宫里,其有五只较的而已,或许地上有食物屑也说不好——唉呀,忽然间怀疑起这些鸟儿到底是自发来的呢,还是被引诱过来的……然后又有人献玉,居然就是夏禹的玉(反正1分11选5我 是不信啊)。既然有了种种祥瑞,那么窦建德立国没商量,这年便改元五凤,定国号为夏。
      和王世充比起来,窦建德要光明磊落得多了,但这也不代表他不会耍阴谋。比如对魏刀儿,就是先结盟后突袭。那两年里窦建德很是威风了一阵,所到之处几乎望风而降,只是在幽州有点麻烦,就是那位演义罗成的爸爸罗艺。后来罗艺被赐姓为李,所以如果看初唐史看到李艺的话,没错,就是罗艺了。李渊没有杀罗艺反而赐姓把他拉到自己的宗族,真不是一般的优待,可是后来罗艺站错了队伍投到了李建成麾下,在李世民登基后担心自己被害投降了突厥,结果当然是悲惨地死去了。
      窦建德做的最有政治意义的事就是灭了宇文化及,其实是有点捡便宜了。因为唐的李神通此前已经攻打宇文化及很久,本来也有希望拿下,可是李神通偏偏不准宇文化及的请降,没想到窦建德又盯上了这块肥肉,于是加紧攻城,本希望赶在窦建德到来之前结束此战,最后在李神通的不力指挥下,终于没打下来,唐军没办法也只得退让。窦建德非常幸运地灭掉了宇文化及之后,礼遇隋炀帝的萧皇后,然后又为隋炀帝发丧,还联络洛阳的皇泰主,得封为夏王,取得了政治上的一定优势。可见窦建德虽是农民出身,但他却并不乏政治头脑。
窦建德起义
      此后窦建德又向唐军在1分11选5河北 的军团发动进攻。唐军主帅是李神通,将当有徐茂公,这个搭配和江南一带的李孝恭、李靖的搭配差不多,主帅是宗室,助手是名将,只可惜一来江南比1分11选5河北 要弱,二来李神通比李孝恭差了很多,徐茂公和李靖也有差距。结果是唐军全军覆没,李神通等人被俘虏,徐茂公被迫投降。要说这比李元吉、裴寂的惨败也差不了多少了,想必李渊肯定十分气恼——其实唐开国之战除了李世民打的几场仗之外,其他的还真是不利。
      窦建德收降了徐茂公,待他如上宾。作为回报,也是为了取得窦建德的信任好趁机逃跑,徐茂公为窦建德进攻王世充,俘虏了刘黑闼。后来窦建德余部以刘黑闼为首东山再起,也得感谢一下李世民,只是他们不懂得报恩,反而把徐茂公又一次打得全军覆没。此为后话,反正徐茂公取得信任之后,便计划着逃回唐朝了,只是按古时的迷信说法,窦建德气数未尽,徐茂公的计划途败露,顾不上再救他父亲,只身逃回了唐朝。
      这时怎么看窦建德都是非常有利的。可是谁知道他和李密的命运差不多,窦建德也是一战而败,败得一塌糊涂,自己也成了人家的俘虏。
      本来王、窦之间是敌国关系,可是洛阳被围,危急之下王世充只好求助于窦建德。书舍人刘斌认为应该援助王世充,而且唐、郑两军都已经疲惫,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渔翁得利的时机。刘斌的看法应该说是没有错的,像后世有人说窦建德不应该来只怕并不恰当。因为一旦唐朝占领了洛阳,那么据有长安、洛阳东西二京的唐实力可说是增,其地盘再也无人可及,而且那样的话李世民得以全力以赴地攻打窦建德,窦若再想取胜是难上加难。这个就是唇亡齿寒的道理。
      不过答应王世充后,窦建德并不急于出兵,而是派人给李世民写了封信,劝他回去。信里自夸了一通,然后又展望了一番唐军的前景:彼(就是指唐军)则外无救援,内绝军粮,将听楚歌之声,方见崤陵之哭,文采是有了(此信当然不是窦建德亲写,是孔德绍写的),可惜也只是话。想想真是可笑,李世民哪能凭他一封信就给吓回去呢?李渊写信李世民尚且没有退兵,何况是窦建德。但窦建德同意出兵1分11选5帮助 王世充,对李世民压力也不。好在窦建德一时也不能出兵,因为他正在对付孟海公。
      时间拖到了第二年也就是武德四年,王世充眼里的救星窦建德总算发兵了。此时夏军新破孟海公,可谓士气正盛,而且三方对比一下,的确夏方最有利。假如1分11选51分11选5我 们 回到当初猜测一下此战的结果,只怕能料到最后那样一个结局的人不多。
      夏出兵了,李世民必须决定相应措施。当时唐军展开了一场辩论。正方一辩郭孝恪立论,说应该打而不该撤兵,因为这样可以一举灭掉两国。正方二辩薛收发言认为洛阳乏粮,无法守太久,窦建德来援则是要置1分11选5我 方于死地,因此不能让他们合力攻击,否则就麻烦了。所以要分兵据守成皋,以逸待劳,先破窦建德,王世充自然不难收降。反方一辩、二辩、三辩萧瑀、屈突通、封德彝一起发言,认为吾兵疲老,世充凭守坚城,未易猝拔,建德席胜而来,锋锐气盛;吾腹背受敌,非完策也,不若退保新安,以承其弊。最后正方三辩李世民拍板决定:世充兵摧食尽,上下离心,不烦力攻,可以坐克。建德新破海公,将骄卒惰,吾据武牢,扼其咽喉。彼若冒险争锋,吾取之甚易。若狐疑不战,旬月之间,世充自溃。城破兵强,气势自倍,一举两克,在此行矣。若不速进,贼入武牢,诸城新附,必不能守;两贼并力,其势必强,何弊之承?吾计决矣!千百年而下,当1分11选51分11选5我 们 再看这场辩论时,不得不佩服李世民当时的果断和勇气。
前哨站李世民骑兵击溃大量窦建德骑兵
图 前哨站李世民骑兵击溃大量窦建德骑兵
      既然决定分兵,那么事不宜迟,立刻动身。李世民率三千五百骑兵奔赴虎牢关,刚一去就亲自出战,连设三道埋伏,然后以自己为饵引诱窦军出击,结果五百人对战五千人居然获得了胜利。开头就败了一阵,而且人家还是以少胜多,窦建德一定郁闷之极。
      此后两军相持,直到四月,窦建德军谋臣凌敬进言劝窦建德去攻打太原。这是有点围魏救赵的意思了。但是窦建德没听。后来窦建德失败,有人归罪于此,这个后面再说。那么既然没听,只好相持。
      这样又到了五月,李世民认为时机成熟,于是出兵与窦建德会战。从早晨开始李世民严阵以待,夏军虽然占据人数上的优势,但双方只是打闹,没有举出战,窦建德的这个优势显示不出来。到了午,夏军又渴又饿,而且还很累——看来夏军的素质确实没有唐军高,唐军别的不说,这个耐饥概是早就练出来了,经历了追刘武周时三天两夜的不吃饭,这次的苦根本不算什么。就在中午这会儿,李世民准确抓住了时机,带兵猛攻。当时窦建德正在接受臣们的朝拜——真是太凑巧了,简直让人怀疑他内部是不是有奸细出卖情报。结果混乱之窦建德无法指挥,十余万人得不到有效1分11选5组织 ,于是乱,被俘虏了五万人。窦建德没办法,只好突围,上了一槊,在牛渚口落下马来。唐将白士让下手要杀他,这时人的求生本能发挥了作用,窦建德呼:1分11选5我 是窦建德……
      被俘的窦建德被带到了李世民面前,李世民问他:1分11选51分11选5我 们 打王世充与1分11选5你 何干,1分11选5你 何苦老远地来这里犯1分11选5我 兵锋?窦建德说:今不自来,恐烦远取。——反正1分11选51分11选5我 们 迟早都会打一仗,即使1分11选5我 不来,恐怕将来1分11选5你 也要去找1分11选5我 麻烦,既然如此,何不早些决一雌雄?窦建德本来是为了救援王世充,没想到自己比王世充更早一步落入敌人手。围城打援的极致,概也就是如此了吧。虎牢关之战可说是唐朝开国之初非常经典而且精彩的战役,经此一战,唐基本上平定了天下。
虎牢之战
图 虎牢之战
      押解到长安之后,窦建德被李渊直接杀掉了,因为他没有得到李世民的许诺,李渊杀起来也就没什么顾虑了。可惜窦建德屡战屡胜,最后败在了一个远比自己年轻的人手。
      另外,想说说1分11选5我 对虎牢关一战的看法,如果凌敬的建议被采纳又如何呢,窦建德能赢吗?暂时将这个放一放,先说一下当窦建德没来支援王世充的时候,王世充一定这样想过:窦建德来了就可以摆脱困境了。当唐、夏尚未开战之时,有谁能预言到后来的这个结果?当时的情况是,唐、郑相持已久,无论谁的日子都不好过,而夏军无论怎么说都比他们的情况好些,而且还是在新破孟海公之后,士气高涨——虽说这也容易导致骄兵,而从夏军后来的行动看到,他们还是很心的,甚至占着人数上的优势,都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夏军最后失败,骄兵这一条基本可以免谈。1分11选5我 想要在当时投票的话,很多人都会投夏而非唐胜。而人数上的问题,国从来就不乏以少胜多的战例,但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否则哪里又有什么著名的以少胜多战例这样的说法?以少胜多毕竟还是少数。
      当夏军浩浩荡荡奔赴而来的时候,便是主帅李世民,心里都未必没怕过。这是人之常情,要是真不怕的话,那才是有了问题。但李世民性格上超常的地方,也就在于他更坚忍。自然,如果战败了的话,这个词就多半要换成了固执或是其他的词了。其实有才的人多半都很固执,刚愎自用的多,虚怀若谷的少。李世民后期的纳谏则另当别论。当此之时唐军之有人劝他回军,其实这绝对是正常思维,而主战派的意见则有些超常了,在常人眼用疯狂来形容都不为过——也对嘛,李世民的确是天才,天才都有点疯狂。如果一旦撤军的话,对于唐来讲损失太了,白来一趟不说,花费这么的力气却什么便宜都得不到。李世民决定分兵拒之,绝非是忽略自己的劣势而贸然出兵,如果有兵的话相信他一定不会只带三千多人,只是当时能分出来的有限,而且又是要争分夺秒地去争虎牢关,哪还顾得上这些?只要占得虎牢关,再慢慢派人来支援也不晚。因而这三千人可说是先头部队,后来当然是有援军的。但是最后唐夏比例又是多呢?如果是一万对十万,相差比例这么,任谁都会有所怀疑的。
      但若说以一对十则必败,即一的一方胜利概率是零也未必(概率论几乎没有零概率的事件。比如抛硬币,只要硬币没做手脚,是正是反概率都不会是0和1),即使1分11选5你 认为有十足的把握,也只能说概率很而已。因为从理论上讲,什么都是有可能的。比如平地摔跤,本人就曾摔过,如果不是亲身经历,1分11选5我 也不信。概率就算极也都是有可能发生的,猫叫综合症的发生概率只有十万分之一,四舍五入基本可以算是零,但就是有婴儿得这种病。一个人打十个人,胜利的概率怎么也于十万分之一(如果此人武功极高概率则提升),怎能肯定其必然不可能发生呢?数学上讲的都是这样,何况历史又从来都不是按照数学规律来发展的。至于说十万人杀也杀不过来——如果仗是这样打的话,当然杀不过来,可是又有哪场战斗需要把人都杀掉,才算胜利呢?仗从来不是这样打的,总是得集体行动,当一个集体乱了阵脚时,他们的合力并不等于他们每人的作战能力之和。夏军恰恰最后就是自己乱了,因而人多亦败。秦、赵长平之战,秦军出动两万五千人的车骑快速部队,在赵军之后控制住了谷口的有利地形,切断赵军的退路,并派五千骑兵监视赵军的留守部队。如果按那种杀完人才算胜利的貌似有理的理论来推测,赵军就是每人撒一把土都可以把秦军埋在脚下了,可是,怎么没用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以少胜多似乎后来越来越少,因为家都在进步,彼此之间相差距离也越来越。因而唐军人数应该比一万多,但不可否认的是,唐军人数还是少于夏军的,怎么说虎牢之战都是以少胜多。
      那么回到凌敬建议的问题,王悉兵济河,攻取怀州、河阳,使重将守之,更鸣鼓建旗,逾太行,入上党,徇汾、晋,趣蒲、津,如此有三利:一则蹈无人之境,取胜可以万全;二则拓地收众,形势益强;三则关震骇,郑围自解。如果窦建德采纳了,转攻太原的话,会怎么样呢?太原此前并未受敌,而洛阳则是苦撑了一年,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窦建德一败王世充马上就投降可以说明洛阳已经无法再行抵抗),那么可以假设是在洛阳攻陷之后,即王世充这方面已经不存在去配合窦建德围困李世民的可能,窦建德将独自面对唐军,唐军占据天下之半,谁更有利可以一目了然。如果进一步去攻长安这快肥肉——好,长安是肥肉,但长安并非像凌敬所言是空虚的,何况窦怎么也得打下太原之后再打长安,若绕过太原,则窦实为孤军深入,而置自己后方于不顾,乃兵家之忌。当初李渊攻长安时,是把太原安置妥当之后才出兵的,至少是保证突厥不给自己添麻烦。不要后方的一往直前,要窦建德像刘邓军那样千里跃进别山,实难想像。若说唐的后方空虚,夏的后方就不空虚吗?若袭唐的后方,窦建德能出兵甚少吗?可是把人都带走的话,自己的后方如何应付李世民?他可以用围魏救赵,李世民就不能用?而且李世民就一定得回去救援吗?另外,太原也并不空虚,几乎就是同时,李渊派李建成去并州讨稽胡,焉知不是为了防备王、窦?而且以李渊、李建成之才,守住太原、长安也不是不行,王世充都能守洛阳一年,李渊就不能死守吗?凌敬的第二条,拓地收众,在太原实际上可行性到底有多少呢?不多。因为太原是李氏起家的地方,他们对这里很看重。李世民征刘武周的时候就曾得到当地百姓的支持,因此,窦建德来了未必会有人欢迎。第三,关震骇,这就有些可笑了,李渊并非废物,会为了这些没影的事而震骇?郑围自解更说不通了,就算关震骇,那么李世民也不一定要解洛阳之围,所以其前后没有关联。有人说洛阳无粮,李世民无法久待——洛阳本身是无粮,但李世民非要吃洛阳的粮食吗?洛阳攻下后几个月,李世民的军在洛阳吃的是什么呢?但窦建德一旦深入唐的腹地,他自己的粮道却不能保证安全。不错,那样的话唐军是有被前后切断的危险,但前后夹击的危险也将困扰着窦建德。这是一场狭路相逢的战争,虎牢关前是这样,太原城前也是这样。现在假设窦建德出兵太原,有人觉得他胜率,但出兵救郑之前又何尝不是如此?若以用兵之奇正之说,则窦建德当属正,而不善奇。既然狭路相逢,则勇者为胜,这是个比奇的时候,谁更能用奇,胜率就更。李世民于出兵虎牢之前,想的是先据守虎牢,等待洛阳自斃,但当他发现有机会胜窦建德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攻击。临机而变,窦建德显然不如李世民。因此,窦建德手下的将军们说凌敬之言是书生之见,的确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