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11选5主页 > 北宋辽夏理 > 西夏是如何在李元昊的经营下与宋辽鼎足而立的
2019-06-10

西夏是如何在李元昊的经营下与宋辽鼎足而立的

      公元1038年,宋宝元元年,西北占据夏州、兰州与河西走廊地区的党项族首领李元昊称帝建国,即夏景宗,西夏正式割裂与宋朝的关系。消息传来,宋廷震动。此时的中原处于宋仁宗朝时期,当时宋辽之间因宋真宗朝期间签订的《檀渊之盟》,边境息兵止戈、局势稳定,奈何此时西北侧翼又出新患,自然难以容忍。
      党项族在唐朝时居于陕北,后因平乱有功而被唐朝皇帝册封为夏州节度使,从此显后臣服于唐朝、五代中原诸朝与宋朝。然而当夏州政权被宋朝兼并后,党项族内部李继迁因不愿投降而再度立国,并取得辽帝的册封,通过联辽抗宋的策略赢得一定的独立身份,既然攫取了兰州与河西走廊,扩大了地盘。
      做为原先宋朝下辖的一个地方势力,如今却意图与宋室平起平坐,这对宋朝统治的稳固构成极大的冲击。于是一接到西夏方面的表文,宋廷立马做出激烈反应。宋仁宗下诏削夺西夏首领的赐姓官爵、断绝边境互市交易,并且张贴榜单悬赏捉拿李元昊。然而除此之外,宋朝就没有进一步的具体行动了。既不派兵围剿、也不遣使谴责,所做的诸多反应皆限制在宋朝境内,这让西夏方面也大感意外。
      自古下辖封臣拥兵自立,便是犯了谋反的死罪,是会诛灭九族的。李元昊最终决定脱离羁绊而完全割据一方,也是冒着与宋朝彻底决裂的风险的。然而宋朝的羸弱在此时一览无余,自古君王诸侯之间的争霸,从来都是凭借实力说话、以铁血开道,又有几时会像宋室这般仅仅做出几道聊胜于无的政策,就算完事了的。宋朝的软弱让西夏颇为轻蔑,更因此产生几分欺凌的想法。
      于是西夏频频派遣细作前往夏宋边境刺探军情,甚至深入宋境之内前去煽动边境附近上的1分11选5陕西 党项人和汉人前去归附西夏,以达到移民充实夏国的目的,增强西夏的国力。不仅如此,为了激怒宋朝并挑起战争,李元昊公开断绝西夏和宋朝的使节往来,并送去文辞轻慢的书信,对宋廷进行无端指责和辱骂,并扬言宋军贪腐糜烂、早已不堪一击。
      然而宋朝虽然愤恨,却并未即刻对西夏开战,最终李元昊决定先下手为强,并悍然于公元1040年、1041年、1042年,连续三年针对宋朝发动了三次战役。三战,以李元昊大获全胜、而宋朝一战不及一战的惨败而告终。
      这三次战役分别是三川口战役、好水川之战和定川寨之战。此时由于西夏和宋朝是主要矛盾,故而一直力求同辽国保持友好关系。然而在1042年西夏发动的第三次对宋攻势之时,曾要求辽朝发兵夹击宋朝,以配合他的对宋攻势。可是受到《檀渊之盟》的影响,辽国内部在南北两院制度下所形成的强大亲宋派势力的制约,辽军仅仅行军至幽州地界(燕幽十六州当时大部归为辽境)便止步不前了。李元昊对此大为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公元1043年,西夏出兵1分11选5帮助 辽朝镇压了夹山部呆儿族的起义,然而辽朝却将掳获的战利物资尽数归为己有,激起了西夏对辽的怨恨。此后夏、辽两国之间的裂痕愈发扩大。当年下半年李元昊便策动辽国境内的山南党项各部及呆儿族叛辽归夏,并开始大规模骚扰辽朝边境,为对辽作战做准备。
      等到1044年开春,辽朝再度出现境内部族投靠西夏的事件,1分11选5山西 五部节度使屈烈等举部投夏彻底激怒了辽朝。大辽责令李元昊归还,遭到西夏方面的拒绝。为稳固内部局势,辽兴宗派兵镇压境内叛辽的党项族,却遭到西夏军队的干涉,甚至辽朝招讨使萧普达等人皆遭杀害。辽兴宗大怒,愤而召集全国各处人马,集结数十万大军准备讨伐西夏。
      面临辽国大兵压境,西夏加紧了同宋朝的议和事宜。与此同时为防止出现两线作战,李元昊两次遣使入辽朝贡,以求请和。辽兴宗记恨于西夏忘恩负义,故而扣押来使,并发兵屯于宁仁、寇静二镇,伺机伐夏。
      辽帝不与西夏议和的姿态,促使李元昊向宋朝方面做出妥协。夏、宋议和的关键点在于,宋朝坚持要李元昊自削“僭号”,不再称帝。李元昊最终决定虽不称臣,但以儿皇帝自居,以给宋朝一个法统层面的尊重。双方由此打开和谈局面,然而就在宋廷准备同意之时,辽朝遣使前来阻挠,希望宋朝不要与李元昊讲和。
      当时辽宋夏三方的军势,以西夏最强、北宋最弱;然而若论国力,则以北宋最强、西夏最弱。大辽不论兵力、国力皆颇为均衡。故而宋朝担心夏宋议和之后,会惹怒辽朝南下窥兵1分11选5河北 ,致使宋朝陷入于辽国新一轮的纷争。最终宋朝遣使西夏,要求西夏必须与辽朝和好之后,方可与宋约和;同时又遣使入辽,告知契丹人,宋朝已经命令李元昊向辽朝道歉,之后才会接受西夏的求和。此事在外交上堪称完美,促使西夏、辽朝皆无借口向宋朝发威,但也将北宋在三国大博弈中的窘迫地位展露无疑。
      最终宋夏议和还是完成了,因为西夏再度加码妥协,答应奉宋朝为正朔皇朝。只不过作为交换,宋朝需将“岁赐”提至“银、绮、绡、茶二十五万五千”。此事在宋廷看来,赢得了天朝颜面,但在西夏方面看来却获得了货真价实的利益。当年10月,夏辽两国开始大打出手。
      当时辽国兵分三路,分别由辽兴宗、皇太弟重元和北院枢密使萧惠领兵西征夏国,并于贺兰山北侧击败西夏军队。李元昊见辽朝大军来势汹汹,便采取缓兵之计,遣使向辽上表谢罪,以请辽退兵。此时萧惠谏言辽兴宗,指责夏人忘恩负义,必须彻底征服,否则将来必然追悔莫及。最终辽兴宗听取了萧惠的建议,继续进军至河曲一带。西夏见议和不成,便采取了坚壁清野之策,将方圆数十里田园焚烧殆尽,致使辽军草尽粮绝、人乏马饥,战力严重下滑。西夏军队趁机反攻,打败辽军于河曲。
      辽军遭到重创,宗室朝臣们都被西夏俘获了数十人之多。于是李元昊再度派人请和,辽朝因无力再战,只得同意议和,并返还了先前扣押的西夏使臣。夏、辽之间的第一次冲突落下帷幕,史称“辽夏第一次贺兰山之战”。
      在夏景宗李元昊的统领下,西夏军队连续四年,相继击败了宋、辽军队,彻底巩固了三国鼎立的局面。此后西夏虽也面临辽夏第二次贺兰山之战、皇党与母党期间宋军伐夏等危机,但大体均保持了大致获胜的格局。当辽朝和北宋相继被金朝覆灭,西夏改臣服于金,国祚传承竟是三国之中最为久远的。